您的位置 : 词知网 > 小说资讯 > 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_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小说阅读

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_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小说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歆月,穿到青楼的水月与魅星,被可恨的老鸨以万两的开苞价买了。水月被当做礼物送到齐王府,而笨蛋虽然是龟奴,但是也被人看中了,而且也是万两的价格。买她?#35828;?#27491;是她最恨的色狼王爷。两个现代的雷女,虽然身在古代,但是她们愿意被人摆布吗?

第3章杯具,美男也逛窖子

第一天进赌场,笨蛋没敢下手,只是到处看看,看人怎么赢钱赢到手软,虽然口水直滴,但是她忍住了,毕竟只有这点家当,在没看好之前,随便下注,万一输光了,可就惨了。

那天笨蛋按捺着?#29436;?#30340;冲动,回到了醉红楼,想着如何成为赌场高手,那样赚银子比做龟奴可强多了。

“哟,?#19968;?#20197;为魅星大小姐看不上我这醉红楼,不再回来了呢。”笨蛋一回醉红楼,守在门边的老鸨就嘲笑道。

“花姐,您真会说笑了,虽然?#20063;?#26469;醉红楼没多久,可是有?#26143;?#20102;,怎么舍得走呢?尤其是花姐您,街我犹如亲生,?#20197;?#20040;舍得呢。”笨蛋禀持着子弹打不穿脸的精神顽强的挤进了醉红楼。

“笨蛋,老娘今天同你说清楚,你要留下来也可以,从今天开始你不得踏入后院半步,否则,你就给我滚出醉红楼。”老鸨撕下脸道。

“花姐,消消气,消消气,?#20197;?#19978;没睡好,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同我一般见识。”笨蛋厚着脸皮,忍着揍?#35828;?#20914;动,轻抚着老鸨的胸道。

“小笨蛋,你听着,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若再有下次,老娘就让你滚蛋。”老?#26412;?#30528;笨蛋的耳朵道。

“是,是,谢谢花姐。”笨蛋涎着笑脸救下自己的耳朵,在心里将老鸨的祖宗一百代都问候了。

我忍,我忍,我是忍者龟,MD,总有一天老娘要买下这个醉红楼,然后踩了她,再狠狠唾弃你这个死妖婆。

骂归骂,气哪气,银子还是要赚的,当醉红楼的橘黄色的灯光亮起,笨蛋又站在门前换上笑脸奉承着色狼们。

“天放,你不是说出去喝酒吗?怎么来这种地方?#20426;?#40654;桓宇见齐天放拉着他往花街走脸就黑了。

“宇,男人吗,偶尔喝?#28982;?#37202;是正常的,别一副小姑娘的扭捏样。”齐天放扯着黎桓宇道:“前面有家醉红楼,那里有位叫媚娘的花娘,那叫一个风骚。”

齐天放扯着极度不屑与万分不愿的黎桓宇到了醉红楼前。

正在拉客的笨蛋,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两位美男竟然一下子呆住了。

“哇,终于让我看到绝世美男了。”笨蛋双眼发直的看着齐天放与黎桓宇,真是极品呀。瞧那模特?#39057;?#36523;?#27169;?#37027;像星星一样闪耀的黑眸,性格的脸庞,还有那高贵的气质,绝对是极品的贵族美男,要是能……

“宇,你看,这小子看你眼睛都直了。”齐天放打趣的看着站在他们面前发呆的笨蛋。

黎桓宇两条帅气的剑眉立时成了蚯蚓,要是被女人这么看着勉强还能接受,可是被一个臭小子这么盯着看,实在恶心,看他那口水。

“小子,口水流下来了。”齐天放笑看着花痴样的笨蛋。

“呵呵,两位爷,您来我们醉红楼就对了,我们这的姑娘,是全京城最美,最媚,还有最浪,保证侍候的爷们舒舒服服,来了还想来。”抹掉口水笨蛋立即?#25351;?#20102;正常。

反正美男在眼前跑不远的。

“哦,小子,你这么小不点就如此了解男人,真是人才呀,那你为爷介绍两位美女。”齐天放拉着黎桓宇进了醉红楼。

“爷,爷,您慢点,您先同小的说说您?#19981;?#20160;么样的美人。”笨蛋一见美男入内,赶紧追上前来。

?#27599;?#22909;着,要不马上就会被色女们?#25103;鄭?#31528;蛋站在齐天放与黎桓宇身前,算是向醉红楼内的美女们宣示了?#39749;ā?/p>

“小子,我们可是冲着你们醉红楼的媚娘来的,别的姑娘随便就好,最主要媚娘得在场。”齐天放说着很大方的?#26377;?#20013;摸出一锭大元宝放在笨蛋眼前晃了下。

哇,好大的元宝,美男,元宝要哪一个呢?

“小子,听见他的话了吗?#20426;?#40784;天放挑眉不悦道。

原本黑着脸的黎桓宇,此?#26412;?#26377;了笑意而且那双狡黠的黑眸正盯着笨蛋那流着口水的薄?#21073;?#20284;乎发现了什么。

“听见了,听见了,爷的话小的怎?#20063;?#21548;见。”笨蛋说着快又准的?#32769;?#37027;枚闪着?#35828;?#22823;元宝。

啊哈,发达了,这锭元宝少说也有二十两,哇噻,要是一天遇上这么一个大方的客人,那很快她就可以同破月离开这个万恶的勾栏了。

?#36824;?#32654;男呀,?#27599;上В?#32654;男就这么便宜媚娘那个荡妇了,唉,杯具啊,如此极品美男,竟然要来勾栏院找女人。

唉,算了,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美男同银子相比,还是银子现实点,美男呀,等我与破月出了这个鬼地方,再去找你们吧。

杯具的人生,好不容易在古代遇上这么极品的美男,竟然要便宜别人。万恶的旧社会啊,万恶的勾栏院。

“咳,咳……”齐天放为了保持自己贵公子的形象,黑着脸咳了两声以提醒笨蛋。

“两位爷,请随蛋蛋来。”笨蛋当然意会齐天放的意思,幸好才刚开始营业,要是晚了媚娘那个浪女估计就让别的猪哥给包了。

笨蛋领着齐天放与黎桓宇上了二楼,笨蛋一路走一路哀叹,心里很是矛盾。让她眼睁睁的看着极品美男被人糟蹋实在心痛。

要是将这两个美男?#25351;?#22905;与破月多好啊,唉,算了吧,会来逛窖子的美男RP肯定有问题,还是送给那个浪女得了。

笨蛋心里在激烈的争斗,最后她还是说服自己,将两个极品美男送进了母狼的嘴边。

“两位公子稍等。”笨蛋站在吴媚娘门外敲了敲门,“媚姐,我给你带来两位极品美?#23567;!?/p>

换做别的姑娘直接推门进去就可以了,可是吴媚娘,谁叫她是花魁呢,就同现代的大牌明星一样,得小心的侍候着,不能得罪的。

“进来吧。”吴媚娘娇?#20320;?#25042;的声音自门内传出。

“媚姐,这两位公子是?#20426;?#31967;蹋忘记问两位美男的姓氏了。

“这位是齐公子。”黎桓宇竟然破天荒的开口说话了。

原本黑着脸进醉红楼的黎桓宇,竟然微笑着与笨蛋说话。

“媚姐,这两位是齐公子,他们可是今晚客人中最英俊潇洒的,而且是最年轻有贵气的,媚姐,你看蛋蛋?#38405;?#22810;好,一下子送了两个美男到时你这。”前面的话笨蛋说的很大声,后面的话笨蛋是贴着媚娘的耳朵说的。

吴媚娘岂会不明,这个小笨蛋简直就是钱串,凡是出手大方的客人,她?#23478;?#20174;姑娘们手上捞点,?#36824;?#20170;天这两位公子?#35789;?#26497;品,她吴媚娘虽然遇到不少男人,但是像这样的优质美男也是头一糟见,就算倒贴点银子也值,当下一脸笑意的迎了过去。

“两位公子请坐。”吴媚娘一手摸了一锭银子?#37027;?#22312;身后塞给了笨蛋。

笨蛋掂?#35828;啵?#26524;然是花魁,?#26143;?#38134;,出手就是五两,今晚真是发达了,笨蛋低着头嘴巴都乐歪了。

“小……小子,等等。?#36793;?#30528;嘴朝门外走的笨蛋根本不知道黎桓宇是在唤她,依旧攥着银子?#38647;?#28363;的往外走。

“蛋蛋,这位公子唤你呢?#20426;?#21556;媚娘顺着黎桓宇的视线唤住笨蛋。

“啊!公子唤小的?#20426;?#31528;蛋站住转身,不解的看着黎桓宇。

“来,今晚你就在这斟酒吧。”黎桓宇笑看着笨蛋,不急不徐道。

“呵呵,公子,你别开蛋蛋的玩笑,蛋蛋是龟奴,不是姑娘也不是丫鬟,斟酒有美人就行了,蛋蛋还得下去迎客呢。”笨蛋?#35835;?#19979;,很?#25512;?#30340;拒绝了。

开玩笑,让她在这眼睁睁的看着儿狼女非礼美男,那可是会让她心痛的。正所?#31382;?#19981;见为净,只要看不见,那怕他们翻云覆雨,颠鸾倒凤,可是如果留下,那可不仅仅是杯具了,那就叫惨绝人寰了。

“是啊,公子,这酒媚娘来斟就可以了,蛋蛋还得下去迎客。”媚娘?#35835;?#19979;,立即拿起酒壶笑着贴了过去。

“这是你今晚的酬劳。”黎桓宇看着笨蛋,自袖中拿出一撂银?#20445;?#25277;出一张放在桌上。

笨蛋看着黎桓宇放在桌上的那张纸有点心动,虽然来古代?#34892;?#26085;子了,可是她还没摸过银?#20445;?#29031;他们方才出手的阔绰看,那张纸起码也应该有一百两吧,这要是拿来了,那她过几天就可以凑?#27426;?#30334;两了,好诱人。

可是,美男为吗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她?她现在是龟奴,虽然不邋遢,但是?#25104;弦丫?#29305;意抹黑了,而且还点了几个小麻子,按说不应该被看穿的。

难道这位美男对女人没兴趣只?#19981;?#30007;人?笨蛋晃了?#25991;?#34955;,有点晕,仔细一想好像是,刚开始的时候美男似乎是一张便便脸,后来……后来从什?#35789;?#20505;开始笑的呢?

黎桓宇见笨蛋犹豫的神情,笑着又加了一张银票在上面。

哇,两张,如果一张一百两,那就两百两,破月能出火坑了,哇,好吧,斟酒就斟酒吧,二百两只是倒倒酒,很好赚啊,比起那些卖身的姑娘,陪人睡一晚也未必有这么多了。

好吧,为了她与破月灿烂的穿越人生,豁出去了。

“好,既然公子如此看得起蛋蛋,那蛋蛋一定舍命陪君子。”蛋蛋双眼盯着银?#20445;?#39128;了过去。

“宇,你?#20426;?#40784;天放不敢置信的看着挥金如土的黎桓宇,他竟然几百两请一个龟奴来斟酒。

“两位公子要不要听媚姐弹琴,唱唱曲。”笨蛋边斟酒边笑道。

“好。”齐天放郁?#39057;馈?/p>

齐天放疑惑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黎桓宇,又抬首看了看站在黎桓宇身侧的笨蛋,前者是笑得一脸?#29992;粒?#21518;者是笑得一脸谄媚。

轻缓悠扬的琴音随着琴弦的震动飘去,黎桓宇好似很陶醉的闭上眼。

“宇,你不会睡着了吧?#20426;?#40784;天放不放心的推了推保持同一姿势好半天的黎桓宇。

“呵呵,天放,这杯酒敬你,谢谢你带我来这么有意思的地方。”黎桓宇睁开笑眯眯的举杯向齐天放道。

齐天放不解的看着黎桓宇,愣是不敢伸手端杯。

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

妃同儿戏:爱妃未成年

作者:歆月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穿到青楼的水月与魅星,被可恨的老鸨以万两的开苞价买了。水月被当做礼物送到齐王府,而笨蛋虽然是龟奴,但是也被人看中了,而且也是万两的价格。买她?#35828;?#27491;是她最恨的色狼王爷。两个现代的雷女,虽然身在古代,但是她们愿意被人摆布吗?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