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词知网 > 小说资讯 > 头条乱君心陆芙姜莫隐尧_陆芙姜莫隐尧小说在线阅读

头条乱君心陆芙姜莫隐尧_陆芙姜莫隐尧小说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头条乱君心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陆芙姜,莫隐尧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楠楠鱼,一朝昏迷醒来,专业娱记出身的陆芙姜不仅沦落宫中成了前来和亲的公主,还不幸撞见皇上的秘密,简直祸不单?#23567;?#20026;了自身安全和自由着想,在各种威逼利诱下她只得含泪上任御用“金牌包打听?#20445;琁OS认证专业狗仔队!平日躲遍无数墙角,窥遍朝中一切猛料,一心狗?#35748;?#30343;上。可是为何腹黑皇上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???人物性格鲜明,故事幽默曲折,符合青少年的阅读喜好。

头条乱君心

推荐指数:10分

头条乱君心在线阅读全文

第六章请缨

京城最大的繁华之地,寻芳院里到处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。

一座全新雕刻而成的雨花台上,五名身段妖娆的女子身着单薄的紫色长裙,水袖长舞,个个容?#25628;?#20029;,一颦一笑都足以勾住台下的每一个观赏的男客。

“这人是礼部侍郎杨忠,箫琴羽打听到朝廷最近正在忙于挑选大?#35760;?#24448;?#39057;?#23665;请求云轩王下山!”走廊处,白莲说着轻轻推开房门,留出一条缝隙。

穿过虚掩房门的缝隙处,略微可见古色古香的厢房内,一身红艳长裙装扮妖娆的箫琴羽正在陪着一位男子饮酒谈笑。

闻声,陆芙姜微微敛眉。

若她没有记错,云轩王正是当朝三王爷,莫隐尧所爱女?#35828;?#19976;夫!

听闻三王爷莫煜?#24615;?#37326;鹤,不问朝堂政事,派人请求云轩王下山又是怎么一说?

“有人来!”忽闻直奔阁楼而来的脚步声,陆芙姜凛然冲白莲使一记眼色,两?#25628;?#36895;撤进对面的厢房里。

一抹高大的身影迅速拾阶而上,大力一脚踹开箫琴羽所在的厢房木门。

“顾、顾公子!”正在饮?#39057;?#31036;部侍郎惊诧地放下手中的酒盏,急忙起身看向来者。

顾卓岩面色泛冷,一双隐怒的瞳直?#24433;?#26700;边自在饮?#39057;?#22899;人:“滚出去!”

“是、是、是!”礼部侍郎躬着腰身就匆匆忙忙退出厢房。

厢房的木门开了又关,陆芙姜与白莲静站在对面的厢房内,她?#33145;?#34394;掩的房门看清了破门而入的人影。

“他和箫琴羽是什么关系?#20426;?/p>

白莲踮起脚尖望望,只见对面房门紧闭,再看不到其他,她轻声答复道?:“那位顾公子是箫琴羽的良人。说?#22823;?#29748;羽身世也挺悲惨,原本她也是名门之后,后因父亲结党营私满门入狱,箫家该死的死,该?#35828;?#20260;,最后也就剩下她一人孤独流浪!这顾家与箫家自幼联姻,箫琴羽早就许配给了顾家三公子,只是她最终落得风尘!”

原来这顾卓岩是箫琴羽的未婚夫啊!

陆芙姜摸着自己高端大气上?#33633;?#39118;华绝代的下巴,若有所思。

说?#22823;?#29748;羽这个女人也真够奇怪。一门心思艳羡玉楼莹嫁给林起享受荣华?#36824;螅?#19968;面又自甘堕落风尘。顾卓岩是丞相之子,一句话的事儿她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,可是她偏偏选择最为不堪的方式……

“让李廷方跟着这位顾公子!”她扔?#20081;?#21477;话,便谨慎地推门而出。

“是,白莲明白!”

离开寻芳院时,天色已晚。

敏捷的身影迅速跃过宫墙,飞身而下时,她旋身便破窗而入。

富丽堂皇的?#20180;?#23467;里此刻竟是沉静一片,银?#26519;?#21488;在?#29399;?#20013;四?#20081;?#26355;,但是却没有半个人影。

“人呢?#20426;?#38470;芙姜疑惑地四处打量。

这个时辰莫隐尧不在寝宫,难道还在御书?#21487;烫腹?#20107;,批阅奏章?

她刚要步出内殿,却突闻殿外传来沉?#39057;?#25512;门声响与女子的声音,她眉眼沉着地迅速躲进案桌下方。

匆匆忙忙一连串的脚步声来了又退下,原本安静的寝殿里突然响起女子艳丽娇柔的笑声:“皇上,臣妾好痒,皇上您别这样嘛……”

此时的陆芙姜完全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,前进不是,后退也不是。

“该死!”终于?#34892;?#24525;不住?#39057;模?#22905;俏丽的小脑袋抬到桌案上看向龙榻,这两?#35828;降子?#23436;没完!

然而,?#30343;?#19968;眼榻上,陆芙姜顿时?#33251;?#32495;红地急忙蹲回身子。

他与丽妃……

不就是想询问一些关于云轩王的事情,没想到她陆芙姜与这莫大爷还真是?#24615;?#21315;里来相会,这样都能撞见他厮混!

“退下!”磁石?#24049;?#30340;声音传来,带着不容回绝的气势。

“是、是,臣妾告退!”尚未从欲望的旋涡中出来的丽妃,只得顺从地急忙下榻。

窥看着疾步退出内殿的人影,陆芙姜又瞥向榻上早已不动声色闭眸而睡的男人。

?#35828;?#19981;宜久留!

下定决心,陆芙姜蹑手蹑脚地绕过案桌,轻点脚尖朝外殿一步步谨慎走去。

恍惚之间,内殿烛台的火光瞬间全部熄灭,她突然被后方一只强健的手臂勾扯,瞬间便撞进一个健硕的胸膛处。

“每逢朕的好事,爱妃?#35760;?#26469;破坏,莫不是你对朕有心?#20426;?#20426;?#24266;?#26031;的男人容颜,剑眉星目,以及薄唇在她耳畔吐出邪魅的字眼。

漆黑一片的大殿里,陆芙姜顿时全身一僵。

“巧合,?#30475;?#26159;巧合!”陆芙姜勉强地堆起一脸的?#19968;?#31505;,身子刚要向前,却被男?#35828;?#22823;掌狠力握在腰间不能动弹半分。

沉默片刻,男人忽而放开大掌,他闭眸道:“你走!”

就这么轻易放她一马?这完全不是莫大爷的行事作风!

陆芙姜迟疑一分,刚要转身离开,借着皎洁的月光却瞥见男人额头沁满?#24618;椋?#20182;该不会是上次剑伤复发吧?

“滚!”显然,男人?#34892;?#19981;?#22836;常?#24320;?#24613;?#36481;起来。

“莫隐尧?#20426;?#30007;?#35828;?#35805;,陆芙姜全当没听见。

“你放心,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!”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开玩笑,要是莫隐尧这个皇上出了事,她陆芙姜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,伸手去擦拭男人额头处的?#24618;椋此?#38388;眼角一惊,“你好烫!”

“陆、芙、姜!”莫隐尧瞬间睁开的锋利眸子带着燃起的怒火和炙热,他一把抓住她扬起的手臂,凛然一记旋身便将她狠狠推向龙榻处,“不想死,现在就滚!”

“我滚,马不停蹄地滚!”陆芙姜隐隐察觉男人?#34892;?#24322;样,如今热脸都贴了莫大爷的冷屁股,她哪里还有继续留在这里等候他羞辱的道理。

可是?#20081;?#21051;,她刚要起身,却突然被眼前高大的身形瞬间欺压下来!

“莫、莫……隐尧,你大爷的!给……本宫停下!”陆芙姜惊恐地挣扎,?#29399;?#29616;她没有一点儿?#32431;?#30340;余地!

“好痛!”陆芙姜只觉得瞬间一阵疼痛碾过,她被吃了?

男人突然停下,僵硬的身子瞬间?#36234;?#40857;榻上。

陆芙姜恼羞成怒地一把推开他,起身之际还不忘在他胸口踹上两脚?:“让你吃完老娘豆腐就装死!”

她急忙跳下龙榻,穿上衣物就要落荒而逃,扯开朱漆的殿门时,正对上匆忙而来的太傅大人!

“老夫拜见贵妃娘娘!”太傅对她俯身施礼。

“太、太傅大人!”陆芙姜一时结结巴巴地不知该说些什么,片刻缓神之后才恍然大悟道,“噢,您是来?#19968;?#19978;的,他就在里面!”

太傅打量一番眼前的女子,沉声问道:“天色已黑,娘娘您这是……”

“本宫口?#21097;?#24819;出去找水解解?#21097; ?#24635;不能说是去赏月吧?

“快去给贵妃娘娘上茶!”不知其中原委的太傅大人顿时?#25104;?#38081;青,对殿外候着的宫女扬声命令道。

“是!”宫女胆怯地急忙退下去。

“贵妃娘娘里面请!”太?#21040;?#35328;慎行地对她施礼道。

陆芙姜忍住额头的虚汗,赔笑道:“太傅大人请,请!”

“还请娘娘前去禀报一声!”太傅大人站立外殿。

虽然陆芙姜极不情愿,但只得迈着艰难的脚步朝内殿走去,借着照入大殿的月光她径直朝龙榻走去,却瞥见榻上的男人依旧一动不动。

“喂,太傅大人来了!”她伸出玉指碰碰他,没?#20174;Α?/p>

“皇上?#20426;?#32456;于,陆芙姜觉得气氛不对,她急忙坐上榻边,玉手抚上男?#35828;?#39069;头,却惊觉一片灼热发烫,她迅速?#39057;?#20026;他扯上锦被,俯身拍拍男?#35828;?#38754;颊道,“莫隐尧你醒醒!你不会真是虚弱吧,踹两脚而已!”

许是外殿的太傅听见她的喊叫,疾步进入内殿。

沉目看一眼龙榻上陷入昏迷的男人,太傅急忙俯身为他把脉。

“他怎么了?#20426;?#38470;芙姜不解地询问,可是心里却极为委屈!

太傅慎重地将男?#35828;?#25163;臂放回被褥里,沉声回禀道:“皇上龙体无碍,休养一段时日自会?#21040;。 ?/p>

陆芙姜一脸狐疑地坐进大殿的梨木椅,这当朝的太傅大人与莫大爷都是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。

“老夫在这里守着即可,娘娘不妨回宫歇息!?#36941;?#21069;站立的太傅开口提议道。

她急忙挥挥手:“不用,本宫就在这里等候皇上醒来!”

开玩笑,被莫大爷莫名其妙地生吃活剥了,她还要算?#22235;兀?/p>

兴许是折腾到夜半时分,陆芙姜觉得乏了便窝在梨木椅处睡着了。

“宿周这次是有备而来,半月之前加派四万人马驻扎在关月城,?#23035;?#36825;次凶多吉少啊!”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,语气里满是深沉的担忧。

“眼下?#38382;疲?#22826;傅怎么看?#20426;?#33707;隐尧的声音响起。

“林之桓手握重兵,倚仗多年与先帝血战沙场,居功自傲,想要他交出兵权,绝非?#36164;攏 ?/p>

“必要时,朕决不姑息他!”

惺忪的眸眼睁开,陆芙姜窝在椅子处不想起身,就那样眉眼怔怔地望着大殿里正在商谈政事的两人。

“皇上万万不可!忍一时才能保全整个?#23035;牽?#32769;夫心里倒是有一个?#25628;。?#21482;是不知皇上意下如何!”

“太傅请说!”

“三王爷莫煜!”

沉默许久,案?#26469;?#27809;再传来声响。

陆芙姜听闻“三王爷莫煜”这五字时,瞬间眼眸一亮,喃喃自语道:“莫煜……”

案桌前,莫隐尧转首冷冷睇她一眼,权当她是空气一般继续询问一旁的太傅:“三年来,朕亲派朝中各位大?#35760;?#21435;?#39057;?#23665;,?#36291;?#27809;见他有下山的迹象。”

“三王爷性子淡漠,?#24615;?#37326;鹤惯了,不如这次就由老夫亲自请王爷下山!”太傅提议道。

“就连两宫太后都请不出山的三王爷,谁有这能耐!”案桌后的男?#25628;?#31070;晦暗。

哟,敢情这世间还?#24515;?#22823;爷对付不?#35828;?#22934;魔鬼怪!

陆芙姜一下子来了兴致,对这个尚未谋面的三王爷更?#34892;?#36259;了:“皇上,还有臣妾呢,臣妾愿意前往一试!”

自告奋勇的陆芙姜并没?#24184;?#36215;桌后男?#35828;?#27880;意?:“这事朕还要再考虑!”

“既然皇上龙体无碍,老夫也就先行告退!”太傅俯身一?#25285;?#20415;退出内殿。

“说,你昨夜都看到了什么?#20426;?#24453;到太傅退出殿外,莫隐尧深沉的目光这才投向木椅处的陆芙姜。

什么都看到了!

陆芙姜想说,却又有点难为情,说实话,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完全被吃得一点不剩。

更何况,眼前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让她怎么开得了口?

“陆芙姜。”他唤她的名字,声音冷得不带任何温度,“过来!”

虽不情愿被这个渣男差使,但也只有对他敢怒不?#24050;裕?#22905;小心翼翼地迈步走近:?#26696;傘?#24178;吗?#20426;?/p>

男人冷着脸,忽然伸出一只手臂狠狠握住她的?#26412;保?#20182;眼睛里几乎能够喷出怒火来:?#21322;?#38382;你,这是什么?#20426;?/p>

“什?#35789;?#20160;么?#20426;?/p>

对于眼前阴晴不定的男人,陆芙姜真有种切腹自尽的冲动,她真是闲得蛋疼跑来找莫大爷要答案,然而世间没有任何后悔药可买。

真是应了那句话,人不作死就不会死!

“自己看看!”男人此时正在盛怒之下,一把狠力便将陆芙姜推向宫殿一侧的梳妆台。

陆芙姜一个?#24590;?#22320;倒向梳妆台,还好她身手敏捷地一把扶住桌角才勉强没摔倒,她在心里默默诅咒莫大爷三十遍,这才看向身前的菱花铜?#25285;?#28982;而瞬间眼中浮现出惊恐之色!

不看不知道,真是一看吓一跳!

“莫隐尧你个浑蛋!这次真是丢人丢大发了!”

陆芙姜对着镜子哀号,?#26412;?#38388;满是红彤彤的吻痕,方才老太傅在场,岂不是全都被看去了?

“陆芙姜,昨?#25925;?#23517;的女人不会是你吧?#20426;?#31361;然之间,男人阴郁的?#25764;?#20315;云开雾散,就连嗓音都格外性感起来。

陆芙姜真想冲上去?#20154;?#19968;个大嘴巴,可是只能忍下?:“不是,当然不是,我可是分?#31181;?#20960;百两银子入?#35828;?#22823;忙人!”

“我记得有人在温泉池底挖了一条暗道,里面好像还有不少金子?#25512;?#29645;异宝!”男人愉悦,口气淡淡自语道。

陆芙姜哪里还管得上草莓一事,急忙冲向案桌,极为狗腿地主动伸出玉手给木椅上的男人捶腿道?:“皇上,您大人有大量,别和臣妾一般见识!”

男人骨感的长指一把勾起她的下颌,逼她直视自己,直视自己的?#20365;猓骸半?#20877;问一遍,昨?#25925;?#23517;的女?#35828;降资?#19981;是你?#20426;?/p>

不是!

陆芙姜?#20081;?#35782;摇摇头。

男?#25628;?#33394;一凛!

陆芙姜急忙改为点点头。

终于在被快要逼疯的情况下,陆芙姜只得点头承认:“是啦,是啦,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!”

?#21322;?#26377;没?#23567;?/p>

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不等男人开口把话说完,陆芙姜便一口否决。

男人眉眼?#32622;?#24102;着笑意:“你确定朕要问什么,就说没有?#20426;?/p>

“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没有就对了!”陆芙姜觉得此刻再不退下,只怕她迟早会被?#39057;?#35828;漏嘴,?#30333;?#30343;上龙体?#21040;。?#19975;寿无疆,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,臣妾告退!”

一股风一般,陆芙姜落荒地逃出大殿。

“还真是单纯啊,陆芙姜!?#36941;?#19978;,就连男人都未曾察觉,他嘴角扬起的笑意带着几分宠溺。

入?#25925;?#20998;,他在御书房被人下了?#37027;?#20043;药,后?#20976;突?#23517;宫。

关于回?#35282;?#23467;一事,他意识模糊并没有记得清楚,但知道有一个女人为他解了?#23613;?/p>

还是怪他不够幸运?

将陆芙姜这只小狐狸吃干抹净这档子事儿,他竟然是在意识混乱的时候下的手,真是暴殄天物,食不知味啊!

“小狐狸,这下朕要看你还能往哪里逃!”

雄伟宝殿的御书房里,众位朝中大臣纷纷站立其中,个个神色严肃,整座内殿完全陷入一场冰冷氛围之?#23567;?#27809;人敢大声说话,甚至就连呼吸都变得细微起来,俨然一片肃静的场面。

?#30333;蛞顾?#21608;国再次向?#39057;?#23665;屯兵八万,如今?#23035;墙?#30028;已是岌岌可危,还请皇上早日定夺!”百官为首的顾丞相率先开口。

龙椅处男人表情静默,他抬起的黑瞳忽而睇向眼前的林之桓:“林将军统兵十万,战功赫赫,不知今日宿周屯兵一事,将军有何见解?#20426;?/p>

“老夫认为宿周狗贼不值一提!”林之?#29238;?#36523;而拜,“如今老夫年?#20081;迅擼?#36824;请皇上准许老夫携犬子起儿一同征战沙场!”

莫隐尧温润的眸闪过一丝寒意,然而转瞬?#35789;牛?#20182;道:?#30333;?#22863;!”

“不知皇上今年打算派哪位大?#35760;?#21435;?#39057;?#23665;请云轩王出山?#20426;?#39038;丞相叩首而拜。

“云轩王曾与先帝征战沙场多年,擅长带兵打仗,若?#19994;?#33021;够请出三王爷出山相助,?#23035;?#30495;是如虎添翼啊!”

“李大人所言极是!”

“正是正是!”

莫隐尧冷眼一扫内殿的众位大臣,薄唇启开道:“三王爷出山一事,朕尚未?#19994;?#36866;合?#25628;。?#24453;到林将军凯旋回朝再商议此?#20081;?#19981;急!各位爱卿为国事操劳了,都退下吧!”

“臣等告退!”

然而整夜没能入眠的陆芙姜此时正躲在御书?#23458;?#38754;,她认真思索了一番,还是决定向莫隐尧自荐前往?#39057;?#23665;请缨。先不说这个三王爷有多么神通广大,单单能够正大光明地溜出宫耍玩这一项已经足够吸引到陆芙姜。

那个三王爷到?#23376;?#20160;么三头六臂,就连东西两宫太后都请不动这尊大佛?

眼见众位大臣纷纷退出御书房,陆芙姜趁机溜进去。

“臣妾给皇上请安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?#24525;指?#22909;,然后再说前来的目的,这向?#35789;?#38470;芙姜的办事风格。

温润俊颜,男人剑眉微挑:“爱妃今日找朕有何事?#20426;?/p>

“皇上!”一直跪地的陆芙姜迅速?#37202;穡?#30452;?#35760;?#26041;龙椅而去,“派臣妾前往?#39057;?#23665;吧,臣妾绝不空手而归!”

“你对这事太过积极进取了吧,锦芙爱妃?#20426;?#33707;隐尧觉得事情根本没这么简单。

陆芙姜一笑,又开始她溜须拍马的一套道:“臣妾这不是也想为皇上出?#34987;?#31574;,为?#23035;?#20986;一分力嘛!”

“当真想去?#20426;?#33707;隐尧眼底闪过一丝精亮。

面前的女人从不按常理出牌,三年来都未曾下山的云轩王,也许陆芙姜这个小狐狸真有这个能耐。

只是……

他到?#36164;?#26377;所担心的!

“臣妾想去的心,根?#23601;?#19981;下来!”

莫隐尧沉眸?#23574;?#29255;刻,冷声道:?#30333;迹 ?/p>

真的?陆芙姜眉梢带笑,急忙福身道:“臣妾?#36824;?#30343;上!”

然而,沉默片刻,男人精锐的眸子上下打量眼前俏丽的女人:“爱妃要以何种身份上山?#20426;?/p>

陆芙姜低头看看自己的这一身装束,芙蓉面,细柳腰,若以弟妹的身份去面见她这位未来的三哥,万一传到宫外可就是流言蜚语?#21073;?/p>

?#26696;?#38382;皇上,朝中是否?#34892;?#38470;的大臣?#20426;?#22905;双臂支撑在他案几上,贴近他认真地问起。

“淮州刺史陆靖远。”他答。

陆芙姜瞬间打出一记漂亮的响指:“臣妾就假扮这个淮州刺史陆靖远前去?#39057;?#23665;!”

莫隐尧凌厉的眸微微眯起,他不知道这个小狐狸此行前去会有什么危险,但是凭借她的武功一般人很难近身。至于三王爷莫煜……

“陆芙姜,你若空手而归,此生不?#32487;?#31163;皇宫半步!”

“臣妾若迎回王爷,日后皇上对于臣妾出宫一事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”

“十日为期!”

“君主一言,快马一鞭!臣妾告退!”她俯身一拜,便快步离开御书房的内殿。

从现在起,她陆芙姜彻?#36164;?#19968;个自由的主儿!

不过,先要去?#39057;?#23665;请回三王爷,无论用什么非人手段,哇哈哈哈!

陆芙姜褪去罗裙青衫,换上一身素白的少年装束。临走之前,她特意赶去寻芳院一趟。

寻芳院的匾额被人摘下,一块金丝楠木的匾额重新挂上去,上方龙飞凤舞地刻画着三字:佳人馆。

闯进庭院,陆芙姜绕过雨花台前的众人直奔后院而去:“报纸发出去没有?#20426;?/p>

“公子!”正在案桌前擦拭古琴的白莲看见人影,急忙迎上来道,“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发出去了,整整百张,我?#20146;?#20102;二百两!”

昨日她将有关三王爷莫煜的身份背影与资料全部整理一番,最后再加上当今朝廷欲要请他下山的新动向大肆渲染,看来这辛勤的劳动人民还是蛮给力哇!

“这两天有什么特别消息?#20426;?#38470;芙姜轻声细问。

“还真有!”白莲环视后院的四周,眉目谨慎地回禀道,?#30333;?#22812;来了一个尹?#23039;?#30340;大臣,是容瑾姑娘接的客,只听几首小曲儿就走了。但是听那位大臣说,再过一月京城就要举行?#20973;倏际?#20102;!”

“?#20973;倏际裕俊?#38470;芙姜淡淡自语。

“还有,还有!”白莲这下的表情更为严肃谨慎,?#25300;一?#21548;说皇上的芙贵妃嫁往?#23035;?#36884;中,被土匪打伤,这幕后指使者就是当今皇上!”

啥?

陆芙姜一时以为自己幻听,久久没有回过神。

“我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,跟公子的表情一模一样!”白莲继续擦拭桌上的古琴,自言自语道,“不过谁让芙贵妃是傻子,当然是不入皇上的法眼!这公主死在和亲途中,既与?#23035;?#26080;关,又不用娶她,还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!”

一股怒火在陆芙姜胸口升腾而起,她玉手攥紧,蓦然松开时,她望向白莲道:“书呆子人呢?#20426;?/p>

“你说李公子?他出去喝花酒了!”

“喝花酒?#20426;?#19968;丝惊讶闪过她眼底,李廷方那个书呆子什?#35789;?#20505;也沾染了这毛病?

“陆、陆弟!”两人正说着,一抹?#38431;?#20415;?#24590;?#30528;穿过大厅朝后院走来。

陆芙姜转身,望着一身酒气的李廷方,她?#35813;?#24494;微敛起道:“你喝这么多酒做什么?难闻死了!”

她上去就要夺走他手中的酒?#24120;?#21364;被他快一步抱在怀中:“陆、陆弟,我?#23567;?#26377;一个?#19981;?#30340;人,但是不知该如何开口,你说我该不该告诉她?#20426;?/p>

“廷方兄,你说得太晚了,楼莹姑娘早被?#23452;?#36208;了!”陆芙姜上前一步,强硬地从他怀中夺过酒?#24120;?#36856;溅出来的酒打湿了她的手。

“不、不是她!”他倚在一棵大树下,双目紧闭。

“书呆子。”她走至大树下,在他面前蹲下身,酒?#23576;头?#22312;他身边,“无论你?#19981;?#21738;家姑娘,总要许她一个未来!一个月之后?#20973;倏际裕?#20320;不如试一试?#20426;?/p>

“公子想要让他做什么?#20426;?#30333;莲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,再次询问道。

“考?#20973;伲 ?#38470;芙姜起身而立,旋一下手中之扇,“书呆子既然号称侠客书生,武功不错,想必也是学富五?#25285;?#32771;?#20973;?#24212;该不算什么难事!”

“这……”白莲?#25104;?#20026;难,“公子有所不知,两年前李公子就曾试图考取功名,但是连着两次都没中,再后来也没了这心思!”

“他考过?#20426;?#38395;之,陆芙姜凛眉。

不?#27599;?#19981;?#37266;剑?#22905;与李廷方相处数月,知晓他肚中多少墨水。

“这事儿寻芳院的姑娘都知道,那时候凤姨还一直嘲笑他是?#23194;?#25206;不上墙!”白莲细心解释。

“无妨!”陆芙姜冷然起身,“等到他酒醒后,你?#36824;芙?#26412;少的话传达给他便是!”

这件事情,她一定要好好调查一番!

白莲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扬声道:“公子且放心,白莲一定传达给李公子!”

陆芙姜从赛马场挑选了一匹上等的骏马,便直奔守?#37070;?#20005;的城门。

路过高大城门时,守卫盘查森严,生怕有敌国奸?#23500;?#20081;进入?#23035;?#22269;内。

陆芙姜说不出地心头一紧,看来她要抓紧时间了,在两国开战之前她必须请出云轩王。

“驾!”手里长鞭一甩,陆芙姜双腿夹紧马肚,一袭白衣瞬间绝尘而去。

两日之后,天色入夜,她才跨过最后一片竹林,直?#35760;?#26041;的?#39057;?#23665;。

?#39057;?#23665;位于崇山峻岭之间,地势高峻陡?#20572;?#30707;阶?#30001;?#24213;一直?#30001;?#33267;山顶。巍巍高山之间,天色昏?#25285;?#28129;淡月光倾洒在层层石阶之上,不时?#30001;?#37326;丛林里传出几声猛兽的吼?#23567;?/p>

陆芙姜拾阶而上,她素白的衣衫沾染上露水。

?#39057;?#23665;顶巍伟华丽的王府,金碧辉煌的宫殿楼阙决不输于皇城大殿,而今夜为迎接来府贵客,富丽堂皇的殿堂之上?#24266;?#26159;歌舞?#23545;荊?#23476;席繁华。

笙歌奏乐中,妖娆身?#35828;?#33310;姬们轻裹薄纱,嫣红的轻纱遮面,半裸的?#25628;?#22934;媚舞动,如昼的灯火中,醉?#35828;?#23194;眼与指尖轻柔的勾旋,挑逗着大殿两侧席位上端坐的每个人,手腕脚腕上的铃铛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声响……

殿堂主位上,一身华贵锦袍的男子支着俊雅的头颅望着大殿上的景象,锋利的眸子倏尔闪过一?#23458;?#36259;的兴味,美好的唇形扯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,思绪低沉内敛。

然而歌舞奏乐的大殿突然被推进几个黑袍的男子,舞姬们依旧舞姿摆动,风情万种,被铁链捆绑双臂的几名男子顿时被身后的侍卫?#27735;?#22312;大殿之上!

“禀王爷,人已押到!”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向主位上的颀长身形抱拳颔首,然而久久没有听到前方传来声音,男子依旧颔首不抬一分。

扣在玲珑杯上的长指轻轻摇动,随着琥珀酒液在杯壁上蜿蜒出醉?#35828;?#37202;波,男人似笑的眸转凛,牙关轻?#20081;?#20010;字:?#21543;保 ?/p>

“是!”瞬间,声起刀落!

“啊!?#22868;?#21517;黑袍男子顷刻之间倒在大殿之上,?#23665;?#30340;血红顿时喷溅到一旁舞姬的薄纱和面颊,她们惊悚地看着眼前的血泊一直流?#25163;?#33050;边时才骇然惊呼起来,掩面退后缩至一旁,甚至发抖地抱在一起抽泣。

唯有一名容?#25628;?#20029;身着?#25104;?#38271;衣的女子款款迈步走至主位前,她倾身便倚进男子怀中道:“讨厌,吓死奴家了!”

莫煜俊美的脸顿时浮起怒色,他凛然一掌推开怀里的绯衣女子:“?#23601;?#21629;你有多远滚多远!”

“禀王爷,殿外有一位自称是淮州刺史陆靖远的男子求见!”门童进入大殿,对主位处的男子抱拳禀报道。

“淮州刺史陆靖远?#20426;?#33707;煜轻轻咀嚼这几字,冷眸道,“宣!”

山间的风吹过大殿时,少年的衣袂在?#29399;?#20013;翩跹,身披一袭皎洁的月光而来,模样清秀。

主位处的男?#29992;?#24320;口,只是居高临下地望着进殿的?#23376;啊?/p>

陆芙姜抬首,正对上一双精锐的黑瞳,好似在哪里见过,眼角余光扫视一眼奢华但满是血腥气味的大殿。

“淮州刺史陆靖远见过云轩王!”回神,她眼明手快迅速俯身而拜。

“不知陆大人为何而来?#20426;?#33707;煜支着俊美的头颅,冷眼睇她。

“这是皇上御笔一封,?#24895;?#24494;?#35760;?#33258;交到云轩王手中!”陆芙姜将掏出的信封?#25381;?#19968;旁的丫鬟,由丫?#21481;?#32473;主位处的男人。

他接过信,随手扔在案几上,态度冷硬?:“?#23601;?#35828;过,此生不下?#39057;?#23665;,皇上应该清楚!”

陆芙姜只好亲自说明来意?:“宿周大军压境,在两国交界之地屯兵数万,皇上希望云轩王下山能够助朝廷一臂之力!”

“要?#23601;?#19979;山也可以,除非……”主位上的男子语气顿了顿,一双俊逸的眉目定格在殿内的白衣少年身上,“陆大人有让?#23601;?#20026;之一动的理由!”

“?#23035;亲用?#38656;要云轩王!”这个拯救黎民百姓,彰显英雄侠义的机会,面前这个男人在乎吗?

“?#23601;?#19981;稀?#20445; ?#30007;人冷冷吐出一句?#21834;?/p>

不但俊逸的外貌与莫隐尧有几分神似,就连性格都这般强势。她这次主动请缨,会不会是不明智的举动啊?

“微臣今日所说之事,还请云轩王仔细思量一番!”

“哎哟,这少年长得真是白白净净,奴家甚是?#19981;叮 ?#21407;本被莫煜嫌弃的绯衣女子,疾步走至大殿?#37266;?#30340;陆芙姜面前,纤细的指伸过去就要去摸她的面颊。

陆芙姜凛然旋扇,用扇面?#37096;?/p>

她狐疑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绯衣女子,这女人虽然足够柔媚艳丽,比起顾倾城还要艳丽几分,但是此时刚刚大婚的三王爷莫煜身边陪伴的不应该是顾倾城吗?

“三王爷,这个少年,奴家今夜要了!”被拒绝的绯衣女子非但不生气,反而一把扯过陆芙姜的手臂,拽着她就往内殿拖去!

“?#23601;踉?#20102;!”主位处,男子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丝邪魅。

陆芙姜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。

她这是为了朝廷,为了天下黎民,现在竟然要把自己的清白也搭进去!天理何在!六月飞雪!

但是碍于有事相求三王爷莫煜,她也不好当场拒绝,就被绯衣女子拉扯着进入内殿的一间厢房里。

反正都是女人,谁怕谁!

“喂、喂!住手,停下!”陆芙姜被眼前的女人一把?#39057;?#27067;上去,没想到这女人看似柔弱,竟然比她力气还大!

尚未摸清任何?#32431;?#30340;陆芙姜正欲挣扎,却被女子一下压在榻上,腰间的白色?#30475;?#20063;被她一手抽离。

当粉色肚兜映入绯衣女子眼帘之?#21097;?#22905;柔美的星眸瞬间闪过深深的震?#24120;骸?#20320;是女人?!”

“你是?#23567;?#30007;人?!”陆芙姜眉眼一怔,传入耳畔的竟是极为?#24049;?#30913;石的男?#30001;?#38899;,她顿时石化一般,瘫在榻上没缓过神来。

她这次真是连哭都没?#37266;?#27882;了!

“滚开!”陆芙姜怒火顿生,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,竟没料到?#19979;?#20063;有失蹄的时候!

“嘚瑟什么?#21073;?#22900;家就算男扮女装那也是倾国倾城,哼!”他也不介意被狠推一把,声音?#25351;?#21040;方才的柔媚嗲声,高傲地扬起下巴。

陆芙姜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衫,冷峻的目光突然鄙视他,威胁道:“如果你?#36805;?#25165;看到的告诉三王爷,我就把你从?#39057;?#23665;顶扔下去,保证你在阴曹地府也是美得倾国倾城!”

“是吗?#20426;?#20426;?#24266;?#26031;的男子挑挑眉,“奴家叫龙?#21069;祝?#20320;叫什么名字?#20426;?/p>

她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陆姜!”

“就连名?#24544;?#26159;大?#31069;?#21756;!”男子不屑地瞥她一眼,身姿婀娜地便走出厢房,留下陆芙姜一人。

这叫什?#35789;?#20799;!她为什么会有一种悔断肠子的感觉?

这雄伟的宫殿就坐落在?#39057;?#23665;山顶,富丽堂皇的宫殿别苑,奢侈华丽的殿内陈设。

陆芙姜被云轩王莫煜安排在宫殿的西厢?#30475;Γ?#25512;开梨木雕花的窗户,就能够一览整座挺拔俊秀的?#39057;?#23665;。然而时间已经过去三日,三王爷依旧没有下山的打算,这多少让陆芙姜有点挫败?#23567;?/p>

不过,挫败归挫败,陆芙姜倒也不着?#34180;?/p>

云轩王好吃好喝地?#20889;?#30528;,她衣食无忧,更何况还有这清秀山水做风景,简直比后宫?#24184;?#24605;多了!

只是,从她进入这宫殿就没有见到过顾倾城的身影,当日明明是她与佟妃两人送嫁,怎么这?#39057;?#23665;竟没有她一丝影子?

皇宫里的莫隐尧已经足够神秘了,这云轩王竟然也不落后!

?#39057;?#23665;位于崇山峻岭之间,巍巍高山之间,淡淡的雾气缭绕在青山之间,仿佛给这俊秀的?#39057;?#23665;穿上一层白衣,鸿鹄大雁不时?#30001;?#39030;飞过,穿过云层雾气。

陆芙姜坐在殿外台阶之上,素白的衣衫沾染上露水,她静望不远处俊?#24266;?#26031;,舞姿绝美的绯衣男子。

他在清晨的山顶,迎着初升的太阳,独舞。

一袭白衣的少年坐立山顶,竟一时看得出神。

“羡慕吧,?#20992;拾桑 ?#20182;收了舞姿,模样高傲地走向大殿,经过陆芙姜身边的台?#36164;保?#36824;不忘损她两句,?#30333;?#19968;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还真是难!”

闻声,陆芙姜也悠然起身,表情并不恼火:?#25300;以?#20197;为这女子之中最美不过顾倾城,看来你龙?#21069;撞?#30495;正是倾国又倾城!”

“那当然,奴家可是鬼才龙?#21069;祝 ?#20426;?#24266;?#26031;的一张脸,艳丽的凤眼扫她一眼,趾高气扬地进入大殿。

还真是?#26223;戀每?#20197;哇!

陆芙姜紧跟着他的脚步朝大殿走去,然而一阵清冷之风瞬间刮过大殿,原本?#35789;?#27583;门的下人早已不见踪影,杀机四起。

“有人!”陆芙姜眼色一沉,急忙看向他道,“快去看王爷!”

龙?#21069;姿?#19981;懂武功,?#21254;?#26087;能够觉察出这大殿里的浓重?#36924;?#20182;疾步奔向三王爷莫煜的寝宫。

只见,忽然几抹黑影闪入大殿,来者全部身披黑袍脸戴面具,手握长剑。

最后方的几名黑衣人扛着一个黑色布袋,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!

“别多管闲事,我们的目标只是云轩王!”为首的一名红袍男子,冷声警告道。

“赤魔,咱们今天有了意外收获!”从华丽寝宫里走出的黑袍女子,将利剑抵在面前龙?#21069;撞?#23376;间,“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鬼才龙?#21069;祝?#21548;说你害死了不少我?#20431;?#30058;魔域的弟子,今天正好把你抓回去做血祭!”

“快走!”显然,龙?#21069;自?#24050;知晓来者身份,他沉声对静站大殿的白衣少年道。

西番魔域?

来不及再想其他,陆芙姜手中的墨扇旋即而开:“想在本少面前把人带走,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能耐!”

她眸光一凛,飞身而去,手?#24515;?#25159;直取红袍男子的胸口!

此时,大殿突然瞬间飞起白色粉末,一抹红影急速奔来揽过陆芙姜的细腰,一记漂亮的旋身两人便闪出大殿。

“这粉有毒,快把云轩王带走!”

“快走!”

躲在后?#33459;?#23665;处,陆芙姜只觉得眼睛冒出无数金星,就连呼吸都微喘起来。

“吃下它!”敛去柔媚的一面,此刻的龙?#21069;?#27785;?#23458;?#30528;怀里的女人,一颗小小的红色药丸便送进她的口?#23567;?/p>

她有武功,而?#22812;?#21147;那么深厚,打就打她还能怕那红袍男人啊!没事撒什么毒粉啊!

这些都是陆芙姜的?#29399;蹋?#22905;没敢说出口,因为她怕这大爷万一生气再撒她一?#25764;?#26411;。

“云轩王被西番魔域掳走,朝廷绝不会坐视不理,定会派人查探他的下落,我们先离开这?#39057;?#23665;!”龙?#21069;?#25199;过她的手臂,说着就要离开这山顶宫殿。

轻轻吐出一口热气,陆芙姜迅速挣脱他的钳制:“我这次上山就是为三王爷而来,既然我身在?#39057;?#23665;必然躲不过护主不力的罪名,所以我必须前往西番魔域把三王爷救出来!”

“奴家也要去,奴家一个人害怕!”陆芙姜走一步,龙?#21069;?#31435;即跟上一步。

她挑眉,眼神充满怀疑的成分:?#26696;?#38382;龙公子,您会武功吗?#20426;?/p>

“奴家打是打不过他们,但至少能够毒死他们!”

“那……就一起吧!”

西番魔域之地位于五国接壤的荒山地带,没?#24515;?#19968;国愿意管理那样一片荒山?#23478;埃?#20154;迹罕见的疆界,以至于草寇飞贼常年出没。久而久之,那片无人问津的荒山地带聚集了来自各地的暗黑人物,直至七年前来了一?#20309;?#30058;异族人,才真正将那片荒山?#33041;?#25104;江湖第一的魔教之地。

?#25104;?#38271;衣的龙?#21069;?#36530;在荒山脚下,陆芙姜只身前往?#32431;?#26597;探云轩王的下落。

一抹锦绣长袍的身影瞬间被卷进一座石室里,厚重的石门缓缓降落而下时,她飞身跃去!

“王爷!”陆芙姜看见石室内背手而立的高大身形,疾步走去便是俯身而跪道,“微臣护主不力,还请王爷责罚!”

莫煜冷眸扫视她一眼,道:“?#22836;?#20320;将?#23601;?#25937;出这石室!”

“是、是!”陆芙姜没得选择,只得哈腰点头,急忙奔向?#32431;?#30340;石壁,她的手在石壁上来回地?#20204;?#25171;打,“这里?#38553;?#36824;有机关!”

“只怕云轩王这辈子?#23478;?#22256;在这间石洞里,哈哈哈!这是一间嗜血的石室,只有用处子之血祭奠,?#32431;?#30340;石门才会打开!”

阴冷的声音从石洞的四面八方传来,带着惊悚刺骨的冷笑。

处子之血?

陆芙姜被这声音惊吓地呆站在石壁边。

一支冷箭瞬间从石壁里射出,“?#30149;?#30340;一声直射向石壁前的身影,她迅速旋身躲开!

“?#20391;侧侧病?#20174;石壁四周瞬间再次?#27966;?#20986;数支冷箭,被身手敏捷的云轩王一一躲过,然而四五支冷箭中?#24615;?#30528;一支银针,直射向华贵锦服的颀长身形!

“三王爷小心!”陆芙姜一惊,疾步飞身过去。

她来不及起掌挥落银针,反而被泛着寒光的银针瞬间刺入胸口!

云轩王躲过冷箭,迅速接过?#21767;?#20498;地的身影,冷目一扫她胸前?#38470;?#22788;迅速晕染开的血花:“你受伤了!”

“微……臣还请……三王、王爷下山!”陆芙姜被银针所刺,手脚开始逐渐发凉,她星眸迷蒙地望向身前的男子。

“银针有毒!”莫煜发觉怀里的白衣少年缓然闭上双眼陷入昏迷,就连嘴唇都变得发紫起来。

陆芙姜还要张口再说什么,一股血腥之?#31471;?#38388;冲破喉头,她仰首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血?#30415;?#33853;在地面上,触目惊心。

?#25300;恕?#19968;声,随着地面的血?#19976;?#36879;进岩石中,?#32431;?#30340;石门瞬间上升开启!

“为什?#35789;?#38376;会打开!”原本飘荡在石室里的阴冷声音顿时变成怒吼之声。

莫煜精炯的黑瞳瞬间闪过深深的震?#24120;?#20182;来不及思?#36857;?#25265;起怀中昏迷的陆芙姜迅速逃离石窟。

清晨的太阳升起,第一道耀眼的光芒照在?#39057;?#23665;的崇山峻岭之间,拨开缭绕在山间的层层云雾,驱散早秋的丝丝寒意,山涧清泉里到处都能够传来鸟儿悦耳的鸣?#23567;?/p>

陆芙姜不知自己昏睡了多长时间,醒来的那一刻只觉得精神恍惚,胸口隐隐作痛。

榻前守着的丫鬟看清睁开睡眼的陆芙姜,急忙奔向殿外。

殿外仔?#24863;?#21098;花枝的龙?#21069;撞?#20837;大殿,凤眼睇她道:“你醒了!”

“这是什么地方?#20426;?#38470;芙姜惺忪的眸?#29992;?#36215;,打量着大殿的四周。

“云轩王的寝殿!”龙?#21069;?#20506;靠在雕花大殿处,优雅地双臂环胸道,“你已经整整昏迷三天三夜,?#23035;?#19982;宿周早在两天之前就已开?#21073;?#23601;算你劝得动莫煜下山,但早已贻误战机,依我看你也别再管这事,安心养伤才是当务之急!”

“三天三夜?#20426;?#38470;芙姜喃喃自语,头疼得厉害。

她与莫隐尧的交易以十天为期限,先前的五日加上昏睡的三日已经整整过去八日,她?#30343;?#20004;天时间!

“我要见三王爷!”陆芙姜急忙起身下榻。

“你身上的毒刚解,此番运动,只怕神仙在世也难再救!”龙?#21069;?#19968;双丹凤眼好整以暇地打量她。

“眼下你还敢说自己是淮州刺史陆靖远?#20426;比跃?#26159;一袭华美的锦服,三王爷莫煜抬步进殿,面色阴鸷漠然。

陆芙姜心头一惊,迅速?#38376;?#19979;跪?:“臣女实为淮州刺史陆靖远之女陆姜,欺瞒之罪还请王爷责罚!”

西番魔窟之事她大体记不清楚,但是当她一口鲜血吐出去,石门自动打开,就已表明她是女儿之身。

原来莫大爷并没有把她吃干抹净。

“若要?#23601;?#19979;山,就必须拿一样东西来交换!”莫煜冷眼望着她。

“三王爷请说!”

“?#23601;?#35201;你陆姜的情!”

“三王爷回京之日,?#19978;?#29241;爹说明一切,臣女单?#38236;?#29241;做主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匆匆告别三王爷莫煜,龙?#21069;?#37027;厮死缠烂打地要求与她一起回京。为不延误时日,身负重?#35828;?#38470;芙姜只好带着龙?#21069;?#19968;路策马狂奔地离开云雾缭?#39057;脑频?#23665;,直奔京城而去。而云轩王也承?#25285;?#20004;日之后便会如期出现在京城朝?#23567;?/p>

头条乱君心

头条乱君心

作者:楠楠鱼类?#20572;合?#24773;?#21050;?#36830;载中

一朝昏迷醒来,专业娱记出身的陆芙姜不仅沦落宫中成了前来和亲的公主,还不幸撞见皇上的秘密,简直祸不单?#23567;?#20026;了自身安全和自由着想,在各种威逼利诱下她只得含泪上任御用“金牌包打听?#20445;琁OS认证专业狗仔队!平日躲遍无数墙角,窥遍朝中一切猛料,一心狗?#35748;?#30343;上。可是为何腹黑皇上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???人物性格鲜明,故事幽默曲折,符合青少年的阅读喜好。

小说详情
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