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词知网 > 小说资讯 > 此生情魔遍天下玄梦昔钦伏宸_玄梦昔钦伏宸小说在线阅读

此生情魔遍天下玄梦昔钦伏宸_玄梦昔钦伏宸小说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此生情魔遍天下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玄梦昔,钦伏宸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铵释菟籽,这不是个轻松的故事,?#34892;?#34384;心却也并非无趣。一个魔女想要成神,岂是换个身份那么简单。九?#34384;?#21313;一鞭损魔鞭挞,个中滋味谁能体味?好好做个魔不?#26032;穡?#20309;苦非要成神呢?五万年前如果没有遇见他,她会一直是个承欢在双亲膝下小女孩,虽然生来额上一抹腥红的胎记惹人瞩目,但隐在山林之间深居简出谁又?#39057;?#35265;?五万年后如果没有再遇他,她或许已被绑回魔界嫁给那个邪魅嗜血却又情深似海魔君,当起了无忧无虑的魔君夫人,任?#23601;?#30028;波谲云诡又与她何干?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。五万年前遇上他,她家毁人亡险些丧命;五万年后再次相遇,她情牵魂动步步生怜。而今转眼又是五万年,她再次站在他的面前,搅弄这一番天翻地覆的风云,掀起这一场腥风血雨的祸乱。这一切,皆是因为他。

第6章水月洞天蛟毒成谜

竹林深处,温潭水畔,一青衫男子负手而立,身旁跪着一灰袍青年。

灰袍青年垂首道:“属下的疏忽,不慎令外人闯入君上的疗伤之地,扰了君上,还望君上责罚!”

青衫男子并不回?#32602;?#21482;是淡淡地说道:“事已至此,罚你何用?你可知闯入禁地的是何人?”

灰袍青年仍旧低着?#32602;?#32487;续答道:“三人往水镜湖湖心岛去了,想必应该是灵啸的人。”

青衫男子闻后若有所思,不禁喃喃道:“原?#35789;?#28789;啸的人,难怪朦胧间觉得那白衣少女竟是如此眼熟。”随后继续问道:“?#39029;?#37266;时迷糊间似乎误伤了一少年,那人怎样了?”

?#21543;说?#19981;轻,而且,属下听闻那人似乎中毒了。?#34987;?#34957;青年答。

“中毒?”青衫男子转过身来,不解道:“怎会中毒?”

“这个属下也很是不解,或许是那少年在被君上刺伤之前就已经中毒了吧。?#34987;?#34957;青年抬头望着青衫男子,并没有什么把握地猜测道。

“留意那三?#35828;?#20030;动,有什?#35789;?#24773;立即向我禀报。”青衫男子吩咐。

“属下遵命。?#34987;?#34957;青年恭敬地领命后起身往竹林?#34892;腥ァ?/p>

青衫男子转身过去面对着水潭,挥手间,水潭边出现一座雅致精美的竹楼,一条弯曲的石子小道,自竹楼蜿蜒?#26519;?#26519;之?#23567;?/p>

此时,水镜湖湖心岛别苑西厢房外,雪飘飘正拍着门不?#22836;?#22320;催促:“喂!钦伏宸,好了没有呀?”

忽而房门打开,钦伏宸神色凝重地从厢房中走了出来。

雪飘飘面?#19979;?#26159;不解:“怎么?难道玄林的情况不妙?”

“玄林?!”钦伏宸挑眉看着飘飘,阴阳怪气地挤兑道:“你怎唤他玄林了?不是死?#25628;?#20040;?”

“哎呀,你倒是快点说他情况究竟如何了?”雪飘飘跺着脚急道。

见雪飘飘一副心焦的模样,钦伏宸也不忍继续逗她了:“不太妙,蛟毒似乎扩散了,而且玄林受到影响似乎?#34892;?#22934;化。”钦伏宸眉头微皱着说道。

雪飘飘急忙入到厢房内,眼见玄梦昔躺在床上,肌肤惨白,嘴唇发青,额上一妖冶的印记若隐若现。

雪飘飘不禁满面担忧,不知所措地问向钦伏宸:“这蛟毒怎会如此厉害?可有法子解?”

钦伏宸哪里来的什么法子,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我是没什么法子。不过,一般毒物的身上都会有解药,若能寻得那蛟龙,或许能得解毒之法。”

雪飘飘看着玄梦昔额上殷红的印记,叹道:“这印记……玄林他莫不是要堕仙了?他是为?#20219;?#32780;成这样的,我一定要为他找到解毒之法。”

“你要去温潭寻那蛟龙?”钦伏宸心中一惊,觉得?#34892;?#19981;可置信地问。

雪飘飘坚定地点点?#32602;骸?#25105;欠他一命,必须要报还给他。事不宜迟,我们马上去温潭。”

“我……有说过要去吗?”钦伏宸一脸无辜地问道。

“你……”雪飘飘被伏宸这一问,不禁无语。

“你欠他我又不欠。”钦伏宸摸了摸下巴,继续补充道。

“你是不是?#33125;耍?#24597;死你可以不用去。”雪飘飘不由觉得?#34892;?#31389;火,于是颇为气愤地说道。

“激将法没用。你不如和我谈谈条件,或许我可以考?#21069;?#20320;。”钦伏宸丝毫不为所动,依旧事不关己地淡淡说着。

“条件是什么?”雪飘飘白了钦伏宸一眼,没好气地问。

“解药归你,宝物归我。”钦伏宸极为干脆地回答。

“你还惦?#20146;?#37027;明珠?”雪飘飘摇了摇?#32602;?#24515;中十分地鄙视钦伏宸,想了一想单凭自己一己之力断然是无法对抗那恶蛟的,于是只好妥协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。”

雪飘飘与钦伏宸二人达成协议,遂一同往水月洞天而去。

水月洞天温潭旁竹楼中,青衫男子席地坐在一方竹?#39057;?#30702;几边泡着茶,灰袍青年入来道:“君上,那日误入水月洞天的白衣少女和蓝衣少年,又来了。”

“噢?”青衫男子放下茶具,饶?#34892;?#33268;地问:?#20843;?#20204;又来作甚?”

?#20843;?#20046;为求解药而来。?#34987;?#34957;青年答。

“解药?不必阻拦,领他们进来吧。”青衫男子悠?#39057;?#35828;道。

“是,君上。?#34987;?#34957;青年领命退下。

雪飘飘与钦伏宸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已行?#20102;?#26376;洞天的山洞洞口。但见洞口立着一灰袍青年,剑眉皓目,目光凛凛。

灰袍青年见二人,迎上去微微颌首,道:“在下梓敬,奉命在此恭候多时了。二位且随我来。”

钦伏宸与雪飘飘不由一愣。雪飘飘不禁凑上去问道:“这位大哥,认错人了吧?”

梓敬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姑娘与公子可是为解药而来?”

雪飘飘瞪大眼十分不解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梓敬不答,径直伸手道:“二位这边请。”

听梓敬如此一说,二人于是随着梓敬进了洞。穿过山洞,行入竹林,那雅致的小竹楼出现在眼前。

钦伏宸与雪飘飘飘见到此处景致与昨日大有不同,略微?#34892;?#21507;惊,驻足对视了一下,紧跟着梓敬入了竹楼。

内室中,一气?#21980;?#38597;的青衫男子席地而坐,手上把玩着一洒金的?#20185;?#27877;壶,矮几边的红泥暖炉上温着一壶水,水气?#31455;?#22320;冒着。

梓敬领二人入内,青衫男子头也不抬,缓缓道:“二位坐,请稍候。”说罢细细地将茶叶挑入?#20185;?#27877;壶之内,优雅地拎起暖炉上的水壶,倒出滚烫的开水将泥壶周遭淋了个透。

?#20185;?#27877;壶经开水的洗礼,呈现出暖暖的赤红颜色,上面的点点洒金更是金光灼灼,夺目非常。青衫男子将茶?#36887;?#33590;壶慢悠?#39057;叵垂?#19968;遍,继续又拎起水壶,重复上一步骤。

钦伏宸与雪飘飘?#35789;?#24050;预备与蛟龙干一场恶仗,不料竟遇上这般情形,不禁愕然。

雪飘飘按耐不住性子,开口问道:“敢问阁下是何人?如何称呼?”

青衫男子抬头看?#25628;?#39128;飘,微微怔了一下,缓缓道:“在下乃青虬君。”

“我们二?#35828;?#26379;友在此被一恶蛟伤着中了毒,如今性命堪忧,我们为寻解药而来。敢?#26159;?#34412;君可知那恶蛟的下落?”雪飘飘继续追问道。

青虬君将泡好的茶倒出,示意梓敬端给钦伏宸与雪飘飘。

接着,?#20284;?#33590;?#24471;?#20102;一口,绕?#34892;?#33268;地盯着飘飘:“恶蛟?不曾听闻。”

“不曾听闻?”飘飘不禁瞪大眼睛:“我?#20146;?#26085;还与那恶蛟在此地旁的温潭?#36824;?#25163;呢!”雪飘飘说罢,看向钦伏宸。

钦伏宸不语,悠闲地端着梓敬递上的茶,慢慢地喝着,好似他本就为来这里喝茶的。雪飘飘看着不由来气,恶狠狠地瞪了钦伏宸一眼,不料他竟对此毫不理会。

青虬君看着雪飘飘,淡淡一笑,道:“我这水月洞天从不曾有过什么恶蛟,倒是有一与九天各神祇帝君同生的洪荒神兽,神魔大战后在此休憩,你们可是惹到那神兽了?”

雪飘飘愣住了:“神……兽……,难怪如此凶悍。”

“凶?#32602;?#36825;位姑娘似乎?#38405;?#31070;兽有偏见?此神兽确然威猛,当年神魔大?#30342;?#34987;誉为战神。”青虬君含笑道。

?#32610;?#31070;?!”雪飘飘大吃一惊,一旁的钦伏宸也抬起头来微微一怔。

“天龙战神裕偃?”钦伏宸插话道。

青虬君点点?#32602;骸?#19981;错。”说着,漫不经心地看了钦伏宸一眼,顿觉眼前这个蓝衣少年并不寻常。接着押了一口茶,复而目光又?#20302;瞪?#35270;了钦伏宸一番。

“青虬君,你可是与那裕偃很熟?可否让他将解药?#25381;?#25105;?#29301;任?#37027;受?#35828;?#26379;友?”雪飘飘?#34892;?#22352;不住,正了正身子急切地追问。

“据我所知,战神裕偃的真身是天龙神兽,不曾有毒,何来解药一说呢?”青虬君将目光从钦伏宸身上移开,缓缓地对雪飘飘说道。

“不曾有毒?可我那朋友确实中了毒,如今命悬一线。”雪飘飘似乎?#34892;?#19981;相信青虬君所言。

“或许是你那朋友受伤之前体内就有毒,受伤之后体弱被激发出来了吧。咳咳……”青虬君说着,忽然剧烈地?#20154;?#36215;来。

待青虬君一阵?#20154;?#36807;后,雪飘飘看着青虬君虚弱的样子,不禁面上泛出满满地同情:“青虬君原来身体抱恙,真是打扰了。”

青虬君饮了一口热茶,清了清嗓子,摇摇手道:“无妨。你那朋友若是毒未入骨的话,我倒是有法子?#23665;狻!?/p>

“哦?什么法子?”青虬的话让雪飘飘一时激动起来。

青虬君翻手间,手上出现一颗蓝盈盈的明珠。雪飘飘与钦伏宸定睛一看,正是那日他们三人争夺的那颗。

青虬君道:“此珠名?#25442;?#20803;珠,乃洪荒宝物之一,由战神裕偃守护。此物虽应天咒洪荒之力被封印,但却清灵护元,有病治病,无病健魄。近日我身体抱恙,特?#34527;?#20547;借来疗养用的。如二位需要,我倒是可以转借给二位一用。”

雪飘飘看看钦伏宸,发现钦伏宸直?#22402;?#22320;盯着护元珠,眼睛竟然放着光。心中不由得一阵鄙视,复而转头对青虬君道:“那就多谢青虬君了!”说罢,伸手便要去取青虬君手中的护元珠。

青虬君手往回一缩,雪飘飘伸出的手落了空。

青虬君淡淡地笑道:“姑娘好生心急。我与二位素不相识,这珠子如此珍贵,岂能白白借予你?#29301;?#20320;们要是借了不还,我如何向战神交代?”

雪飘飘无奈地望着青虬君问道:“青虬君想要如何?”

“这珠子由这位公子拿去救人,姑娘你就留在我这儿小住几日可好?”青虬君看了看钦伏宸,对面前的雪飘飘说道。

雪飘飘咽了一口水:“你这是要把?#24050;?#22312;这里做人质?”复而看向一旁的钦伏宸。

钦伏宸微微一笑,向青虬君点头道:“这个法子倒是好!”

雪飘飘愤愤道:“我有意见,为何不留他?”说罢指向伏宸。

青虬君押了一口茶缓缓道:?#32610;?#31070;裕偃不好男色,要这公子有何用?”

雪飘飘一脸愁容,想着钦伏宸瞧那珠子的眼馋样,护元珠到手必?#25442;?#25571;?#25490;?#36335;的,自己押在这里,多半是要被青虬君献给那恶蛟。想来自己也是堂堂灵啸公主,竟然落得如斯田地……可是玄林是为了救自己受的伤,救命之恩不能不报,只能容钦伏宸将珠子拿去先救人,自己留在这里再慢慢想办法?#21360;?/p>

经过一番挣扎,雪飘飘走到钦伏宸跟前,佯装柔情道;“那你快去快回。”接?#34384;?#33258;传音与他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若敢不救玄林拿着珠子直?#20248;藶罚?#25105;定不放过你!”

钦伏宸?#24551;?#34412;君手中接过护元珠,朝着雪飘飘意味深长一笑,道:“放心。”说罢潇洒地朝门外扬长而去。

雪飘飘看着钦伏宸远去的背影,面上一片阴晴不定,心中深觉不妙。

此生情魔遍天下

此生情魔遍天下

作者:铵释菟籽类型:现情?#21050;毫?#36733;中

这不是个轻松的故事,?#34892;?#34384;心却也并非无趣。一个魔女想要成神,岂是换个身份那么简单。九?#34384;?#21313;一鞭损魔鞭挞,个中滋味谁能体味?好好做个魔不?#26032;穡?#20309;苦非要成神呢?五万年前如果没有遇见他,她会一直是个承欢在双亲膝下小女孩,虽然生来额上一抹腥红的胎记惹人瞩目,但隐在山林之间深居简出谁又?#39057;?#35265;?五万年后如果没有再遇他,她或许已被绑回魔界嫁给那个邪魅嗜血却又情深似海魔君,当起了无忧无虑的魔君夫人,任?#23601;?#30028;波谲云诡又与她何干?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。五万年前遇上他,她家毁人亡险些丧命;五万年后再次相遇,她情牵魂动步步生怜。而今转眼又是五万年,她再次站在他的面前,搅弄这一番天翻地覆的风云,掀起这一场腥风血雨的祸乱。这一切,皆是因为他。

小说详情
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
香港赛马会2019年宝典 江苏快三k彩 陕西快乐10分钟玩法 香港六合彩官方 2011真人游戏 甘肃省11选五开奘结果 体育彩票e球彩 脱掉美女真人游戏 什么是app 北京快中彩开奖 围棋游戏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ag真人视讯你绝对不知道的几点技巧 极速快三结果预测网站 竞彩网足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