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词知网 > 小说资讯 > 沐凡易云小说_沐凡易云小说名字

沐凡易云小说_沐凡易云小说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民间鬼事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沐凡,易云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扶摇,窗户上面的玻璃都被吹得啪啪直响,好像世界末日来临?#39057;摹?#25105;吓得慑慑发抖,一把窝在父亲的怀里,颤巍巍的眯起眼睛看着一片漆黑的窗外。也不知道这阵飓风持续了多久,我只听到窗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咆哮:“四印太岁,这第二印,就让爷爷为你受了!

民间鬼事

推荐指数:9分

民间鬼事在线阅读全文

第5章宗坟里的父亲

迷迷糊糊之中,听到?#24471;擰?#21866;”的一声打开,耳旁传来悠?#39057;?#22768;音:“我就在这里下车吧!”

听到我惊神一震,猛然睁眼一看,只见周围绿树青草,谷浪声声,不是南岭村又是哪里?

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时间没有回来,但是家乡的变化之大?#35789;?#36828;远超出了我的预料,不少原先土砖青瓦的矮房已彻底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高大洋气的小楼房,让我有种愰若隔世的感觉。

“小兄弟,你呢,在哪里下?”躺在后座上面的司机也直起身来,眯着眼打量了周围一眼问?#25671;?/p>

“我也就在这下吧?#20445;?#25105;心里没多少底气,对于改头换面之后村里的路也不是太熟悉,于是随口回道。

“谢谢您了?#20445;?#31561;到司机走后,我这才低声对一路同行过来的男?#35828;?#20102;声谢,不说钱的问题,关是这一路开车过来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中年人笑了笑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点?#35828;?#22836;然后对我摇了摇手,头也不回的走了,只留下一个背影。

不知是近乡情怯的原因还是怎么的,我打量了周围似是而非的景致,一时之间竟然?#34892;?#32039;张起来,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一幕,心脏不由得再次狂跳起来,依着记忆快速的朝着家里所在的方向奔去。

我看了看表,现在九点半了,一口气跑到了我家楼前,当看到那栋?#34892;?#30772;旧的小两层时,我几乎掉下泪来。

风?#21561;糜行?#22278;润的青砖院墙,犬齿般高低不齐的破门板微微半张,在微风的吹舞之下?#20301;?#24736;?#39057;?#19968;开一合,像是在对我招收一般,墙上爬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藤蔓,原本应该是个恬静雅致的休憩之所,但此时落在我眼中却无疑于万尺深潭,心中充满着未知的恐惧和不安。

我多么希望父亲能从这门后走出来,笑眯眯的对我道:“凡儿,回来了!”

?#19978;В?#25105;站了半天,一切如故,残?#39057;?#38498;墙如同幽深的监狱一般,将我的心箍得紧紧的。

“爸爸,我回来了?#20445;?#25105;轻轻推开?#22909;牛?#20043;前爷爷栽槐树的地方不知什?#35789;?#20505;又栽上了一颗小树,弱不禁风的样子,我?#20146;?#19968;酸,轻声喊道。

但是,没有半点回音。

房子大门没有关,一条长凳斜垮在门槛上面,半倚半倒的样子,好像是谁匆忙离去时未来得及管的小孩一般。

“爸爸?#20445;?#25105;不由得再次高声喊道,但屋里?#31456;?#33853;的,没有半点人声。

我心中咯噔一下,咬了咬牙快速冲到每一个房间。

只不过,这一番堂前屋后寻找之后,我还是没看到父亲的踪迹,我急得差点哭?#20284;?#26469;,我又拔通了父亲的电话,最后发现父?#36164;?#26426;正放在床头充电,上面二十多个未接来电,全是我打的。

“怎么会这样,难道父亲咱晚都没回家?就算他有事出去也应该会带上手机的啊?#20445;?#26080;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在我?#38498;?#20043;中翻滚,我疯了?#39057;?#22235;处翻找,心里想着哪怕找到一点点蛛丝马迹也好。

但?#19978;?#30340;是,最后我不得不颓然坐在了父亲的床边,心如?#28010;?/p>

难道,昨晚我看到的都是真的?父亲已然去了爷爷那边?

没有?#22235;?#22238;答?#25671;?/p>

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我又走出门去,我家隔壁原先是空地,现在多了一栋新建的房子,小三层,白瓷砖,红瓦头,好不阔气。

只不过等我推开他家?#22909;?#30340;时候却发现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人坐在院里玩泥巴,圆脸小眼,满?#25151;?#40644;乱发跟?#25151;興频?#21442;差不齐,咧着张嘴,口水拖得老长,正聚精会神的将手中黄泥捏成各?#25351;?#26679;古?#20013;?#29366;。

“呵呵,你是谁?你是来和我玩的吗?”当他看到?#39029;?#29616;的时候,扬起头来,脸上带着一股扭曲的笑容,含含糊糊的问?#25671;?/p>

我心中咯噔一下,原来这是个?#24213;櫻?#20110;是不再理会他,站在院子里喊道:“请问,有人吗?”

“你是来找我?#33268;?#30340;吗?他们不在家?#20445;底?#21671;着张嘴回答?#25671;?/p>

此时我心急如焚,看这?#24213;?#20284;乎还知道一点事,于是问他:“你?#33268;?#21435;了哪里?”

?#24213;?#21548;后顺手一指,“他们到那边去了,那里有个人在地里睡觉,好好笑哦。”

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,那不正是我沐?#26131;?#22367;么,怎么会有人在那里睡觉呢?

于是我按奈住性子又问他:“是谁在那里睡觉?”

“爸?#33268;?#22920;没有说,不过我认得那人,就是那个院子里的?#20445;底?#26174;得很得意,指了指我家院?#21360;?/p>

听到这里我心中一个激灵,顿时心中一沉,拔腿朝着?#24213;?#25351;的方向跑去。

从院子里出来要穿过好大一片树林,之后才是我们沐?#26131;?#22367;,我们沐家所有过世的人都会葬在那里。

耳畔风声呼呼,我的双眼渐渐模糊,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,心中万分的期待隔壁?#24213;?#21482;是逗我玩的。

然而,等到我靠近之后才发现,我?#26131;?#22367;已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,男女老少都有,正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。

“真可怜,打了半辈子光棍,好不容易?#35759;?#23376;拉扯大,怎么就死在了这里了呢?”

“是啊,我听说他家儿子命?#29627;?#20808;是克死了他妈和爷爷,现在又克死了他。”

“不要乱说,快让书记联系他家娃子,这死了没人送终可不?#23567;!?/p>

我一声不吭的推开围着的人群走了进去,不少村里的老人都认识我,一看我来了顿时走上前来安慰我,至于说了些什么我却听得不太清楚。

此时我只觉?#38498;?#20013;嗡声一片,如同置身惊涛骇浪中一般,两眼直直的盯着睡在地上的那个人,无声无息的跪了下来,泪水滂沱,只希望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。

我的父亲穿着一身陈旧的棉?#23478;攏?#35044;管和袖子卷得老高,沾满了干结的泥巴,看样子是刚干完农活,一双解放鞋鞋底最已磨得光溜,脸色青紫的躺在爷爷的坟头上面,脸上带着淡淡笑意,像是睡着之后做了个格外美丽的?#25105;?#33324;。

父亲的手里还拿着一串手链,我记得非常清楚,是十二年前爷爷?#36855;?#37324;那槐树雕成的,虽然木质?#34892;?#38472;旧,但手链本身却没有半点损坏迹像,反而那一丝一?#39057;拿?#21050;被磨得格外光溜,散发出一丝丝明亮的光泽,如同父亲看我时的盈盈笑意一般。

“凡娃子,人死不能?#29943;?#20808;把你爹背回去吧!”一个老人轻轻拍了拍我肩膀,不无惋惜的?#25300;摇?/p>

我回头一看,这老人是西村的陈爷爷,跟我爷爷关系一向不错。

我看了父亲遗体一眼,点?#35828;?#22836;,缓缓拉起了父亲冰冷的双手。

只不过,此时的父亲全身肌肉僵?#29627;?#26681;本拉不动,以我一人之力实在难背啊!

“凡娃子,先给你父亲磕?#29238;?#22836;吧,不然,他不认得你?#20445;?#38472;爷爷好心提醒?#25671;?/p>

“爸爸,孩儿不孝来迟了,我现在就扶您回去?#20445;?#25105;?#28010;?#30340;咬着牙,连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这才拉着父亲双手?#21543;?#23601;要背起父亲。

说来也是奇怪,只听得“?#38738;輟奔?#22768;之后,父亲身体顿时软了下来,如同刚刚离世一般,轻轻的扒在了我的背上。

背好父?#23383;?#21518;,我正要起身,却感觉父亲身体如同千斤巨石一般,根本动不了分毫,而与此同时,四周也发出一阵低呼声,显得惊恐不已。

我侧脸一看,只见四周人群纷纷脸色大变,不少胆小的已然捂住了双眼。

“凡娃?#21360;保?#38472;爷爷脸色苍白,哆哆嗦嗦的指了指我背后。

我一看他这模样,连忙一手扶住父亲身体回头一看,只见不知什?#35789;?#20505;,父亲的双?#21866;?#28982;埋在了爷爷坟头里面,直接没到了?#24597;恪?/p>

看到这场景,我顿时一惊,我?#32622;?#35760;得刚才父亲的脚还在外面的,怎么眨眼功夫就被埋到了爷爷坟里面了呢?

民间鬼事

民间鬼事

作者:扶摇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窗户上面的玻璃都被吹得啪啪直响,好像世界末日来临?#39057;摹?#25105;吓得慑慑发抖,一把窝在父亲的怀里,颤巍巍的眯起眼睛看着一片漆黑的窗外。也不知道这阵飓风持续了多久,我只听到窗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咆哮:“四印太岁,这第二印,就让爷爷为你受了!

小说详情
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
dz2.5时时彩开奖diy 多乐彩票骗 半全场冷门推荐 双色球开奖结果双今天 上海快三500一定牛 吉林时时彩彩票控 体彩幸运赛车视频网站 陕西11选5前3遗漏 富民一波中特←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广东时时彩玩法 辽宁十一选五直播 体彩6加1怎么玩 2013年六合彩公式规律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玩